香港立法会通过对菲律宾制裁方案

  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国内外都在期盼三中全会将释放的改革与发展的信息,期盼改革释放的红利引领中国持续健康的发展。35年前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引领中国走向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政策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向转变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

3年前的马尼拉人质事件处理久拖不决,香港渐渐失去耐心。11月7日夜间,特区立法会通过了要求特区政府经济制裁菲律宾的议案,立法会也同时通过了暂停持菲律宾护照人士免签安排的修订议案。

  经济发展了,首先面临着能源、交通两大基础设施的瓶颈,改革开放初期电力供应只能是“开三停四”。这35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电力、煤炭供应紧张的状态,电荒、煤荒、油荒时有发生。但这35年也是我国发展历史上能源领域改革步伐最大,能源发展最快的时期。

高压力促解决

  经过35年的努力,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基本解决了长期困挠经济发展的煤炭电力供应短缺问题。仅在2005年到2010年的“十一五”期间新增电力装机超过4.3亿千瓦。

2010年8月,一辆载有20多名香港游客的客车在菲律宾马尼拉市遭劫持。最终8名游客死亡,7人受伤。菲律宾警方营救方式颇受争议,受害者家属要求菲方“道歉、赔偿、惩处犯错官员以及采取妥善措施保障旅客人身安全”4项要求,受到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普遍支持。

  形象地讲,一年新增一个英国的装机容量,5年完成了前50年的装机量总和,2012年电力装机达到11.8亿千瓦,今年将突破12.3亿千瓦,装机容量将超过美国。

3年来,特区政府27次与菲律宾政府就人质事件做出交涉,希望促成菲方接受受害者家属要求。然而,仅马尼拉市政府态度开放,菲律宾总统一直拒绝道歉,双方也没有就赔偿金额达成协议,引起香港舆论强烈不满。

  “十一五”是我国水电建设规模和建成投产机组最多的五年,龙滩、小湾、拉西瓦、瀑布沟、构皮滩等大型水电站相继投产,三峡26台机组全部并网,累计发电4500亿千瓦时,全国水电装机达到2.3亿千瓦,居世界第一。

11月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宣布,将继续协商,但一个月内不能取得阶段性成果,将对菲律宾展开经济制裁。

  “十一五”期间五年新投产机组是我国1910年有水电以来前95年的总和。最近两年溪洛渡、向家坝、糯扎渡、锦屏等大型水电站又相继投产,这是世界电力建设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

11月7日夜间,香港立法会通过“促请特区政府以经济制裁菲律宾”的无约束力动议,并决议暂停给予菲律宾人的入境免签。

  但是,成长也有烦恼,巨大的能源消耗和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使我们正饱受雾霾频发的煎熬,面临温室气体减排的巨大国际压力。36.2亿吨标准煤和39亿吨实物煤炭的能源消耗和逐年增加的石油天然气需求使对外依存度分别达到58%和28%,使我们不得不高度重视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和能源安全问题。

相信对菲有影响

  这是巨大的挑战,但也是发展的机遇。当许多行业面临产能过剩、经济效益下滑之时,能源行业仍面临结构调整、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增加供给的机遇。

香港态度转趋强硬能否起作用?

  我国能源领域的改革也稳步推进。如果认真回顾一下我国能源领域的管理体制,石油部、电力部、煤炭部撤销,高度计划经济的管理办法发生了深刻变化,政企不分、行业垄断的状况已有了很大改变。煤炭价格已基本实现了市场化。

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7日对媒体表示,相比于赴菲港人人数,菲律宾每年来香港的人数更多,暂停菲律宾人入境14日免签的安排,对香港影响较低。据统计,去年由菲律宾到港的人数超过70万人次,而由香港地区前往菲律宾的人数约为12万人,菲律宾访港旅客在香港的消费约为30亿元,占香港整体旅客消费额少于2%。

  前面提到电力行业取得的成绩和体制改革有很大的关系,这是很大的进步。其实纵观能源行业、电力行业,世界各国的管理体制没有哪两家完全相同的,即使是资本主义国家也没有统一的模式。

至于其他具体经济制裁措施,香港政府尚未公布。此前有议员建议,停止购买菲律宾物品,或者分阶段限制菲佣来港等。其中,限制菲佣被认为是制裁菲律宾最有效的措施。目前,香港有近一半外籍佣工来自菲律宾。“这方面香港人一年花75亿港元,菲律宾是很大的损失。”有市民接受媒体访问表示。

  法国至今还是国有的法国电力一家垄断经营的状态。美国历史形成的管理模式他们自己都认为效率不高,美东大停电这样的事故发生就是例证,但已经很难改变。技术、设备并不先进,但改造举步维艰。

有香港媒体援引调查数据指出,很多香港市民相信,制裁会让菲律宾在人质事件处理上改变态度。即便对制裁效果抱持怀疑的人也支持此举,“我觉得是合理的,因为在谈判的过程中,菲律宾很明显的看不起我们,不理我们。”

  今年国庆期间我随美国AES电力公司董事会参观了印第安纳波利斯电厂,建于1950年,已服役60年,总装机40万千瓦6台燃煤机组,在中国早属于淘汰之列。在印第安纳州AES电力公司的分公司IPL又发电又经营输配电(utility)。

菲律宾反应低调

  正当我们自己为电力体制争论不休时,国际同行却在羡慕或仿效我们,真是“墙里开花墙外红”。各国都是按照本国的自然秉赋,发展阶段,政治体制等因素来决定自己的能源管理体制。

香港态度变化,菲律宾方面反应低调。

  例如日本各州都无一次能源资源,没有能源跨州输送的必要,都是各州自求平衡,每个电力公司负责各所在州的输配发业务,例如东京电力、九州电力、北海道电力等各自负责自己供电区内的所有电力事务。按我们的观点,在自己区域内都是垄断经营的。同为发展中国家的印度有五个部在管能源,仅电力就有两个部在管。连缅甸都有两个电力部。比起他们来我们的政府管理已经改革了许多。

相关文章